两个母亲的故事- 第二章

都市小说   2021-10-14   加入收藏夹

  那天贝蒂拒绝了再跟儿子大干一场,因为他总是想把那硬硬的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这很让她厌烦。

  拒绝他并不容易,她那天夜里锁上了房门,用力地磨着她湿湿的阴户,几乎手淫了大半夜,并且一直想着她儿子的巨炮带给她的快乐。

  第二天早上,华尔特赤裸着身体,挺着跳动而且几滴体液已经漏了出来的鸡巴来到了餐桌前。

  他想要再干他的母亲一次,在她喂他吃早餐时,他爱抚着她的身体并用巨炮诱惑着她,但是贝蒂再次拒绝了他。

  不得不又用自己的手指来安慰自己好几个小时,她知道这非常费事,但是一天前的激情似乎都消褪了,毕竟那种母亲分大开双腿裸露阴户专为自己的儿子是可一不可再的。

  在下午,贝蒂穿好了衣服去采购。

  她一进门就听到从楼上传来淫声浪语。

  贝蒂站在那儿,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肉洞几乎是立即湿了起来,渗湿了短裤。

  然后她记起了她儿子一天前说过的话。

  他信守了诺言,带了某个年轻的女孩回家做爱。

  “噢,干我,华尔特!”女孩明显非常饥渴,她的声音也听起来非常年青。

  “噢……噢,用你的大鸡巴干我,用力地干我!让我高潮,华尔特!”贝蒂把食品放入了厨房的柜中,她有点担心。

  她走了上楼,脑中满是淫秽的想法,她儿子的大鸡巴此时正插在某个幸运母狗的穴里。

  声音越发的大了起来,她儿子的卧室门是开的。

  贝蒂告戒自己不要去看,如果去看她儿子干另一个女孩将会让她再次陷入乱伦的肉欲中不可自拨。

  贝蒂不能自由地站在那敝开的门外往内偷瞧着。女孩相当年青,金发而且身体苗条,她正压在华尔特的上面,而他则仰躺着,微笑着看她。

  他的手抱在头后,女孩有着非常敏捷的腰肢,她正疯狂地扭着屁股,拚命地用湿穴磨擦着华尔特的鸡巴。

  “要来了。”女孩急喘着,她捉住了华尔特的肩膊,全身震动着套弄他的阳具。

  “干我,华尔特,我爱你的鸡巴,华尔特!干我,干我……”

  “出去。”贝蒂下着命令。

  “噢,他妈的。”女孩嚷着,爬下了床。

  当华尔特的男根从她的阴户中滑出时发出了淫靡的声响。

  贝蒂充满肋迫力地走上一步。

  三十秒后,这个无名的小母狗离去了。她是用着破世界纪录的速度穿上了衣服,跑下了楼梯。

  她又再次与她自己的儿子独处了。

  贝蒂站在床脚处,大声地喘息着,紧盯住她儿子的巨炮。

  “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要发泄。”华尔特耸耸肩,若无其事。“我告诉过你我会带个女孩回来,妈妈,我想说,如果你不肯跟我干的话,我为什么不可以同别人干?”

  “你真叫人恶心,”贝蒂训着他,“这种年纪的女孩,和她在房间里做爱,而且还不关门,你应该引以为耻,除了你的鸡巴之外,你就不想任何事了吗?”

  “不是,我也想是的,但你为什么不让我再干你那紧紧的小穴,妈妈?他妈的,我宁愿每天把精液射进你的穴,而不是那个女孩的。”

  “你真是无耻之极。”

  “来吧,妈妈。”他赤裸地站了起来,挺着他的巨炮,步向他那貌似贞洁,本质却是好色的妈妈。

  贝蒂站在那儿,她知道不能离去也不能再训他,而且看着华尔特的巨根插在那个年青的女孩穴中让她非常地需要。

  她的穴在蠕动着,涌出的爱液把整条内裤都打湿了。

  贝蒂非常想要大干一场,非常的迫切。

  “把你的手拿开。”她有点软弱。

  她的话似拒还迎,华尔特带着她上了床。

  他让她仰躺着,而他则脱着她的衣服。

  他把她胸罩脱下时,她那鼓鼓的奶子跳了出来,华尔特轻揉着母亲的乳房,用嘴含住了它们。

  她的鞋子,裙子,满是淫汁气味的比基尼短裤,都脱了下来,这个淫欲的母亲变得全身赤裸了。

  华尔特爬上了床,爬在她的双腿之间。

  “张开腿,妈妈。”

  “不,华尔特,你知道这是犯罪,你不是真是想要干妈妈吧,是吗?”

  “我说,张开腿。”

  “噢,华尔特……”羞耻却又淫欲难当,母亲照着儿子的吩咐做了。

  她双腿压在肩膊上,分开了双腿,完全打开了她那湿淋淋,律动着满是阴毛的蜜穴,等待着他鸡巴的入侵。

  华尔特笑着,爬到了母亲的身上,他把龟头对准了她紧紧的花瓣。

  “噢,我已经积存了太多,”他喘息着,“我只想发泄出来,我要做爱直到我射出,我要狠狠地在床上干你!”贝蒂没有回答,她正兴奋地盯着下边,看着她儿子的巨根刺入她的肉洞中。

  坚硬的鸡巴扩开了她的阴户,而她的肉壁则紧密无间地缠绕着茎身。

  一整天她都在幻想着这个,想要她的儿子再来插这个生身之洞。现在它深深地插进了她的体内,把她的小穴填得满满的。羞耻的裸母开始扭动,用那骚痒难当的蜜穴套弄着华尔特的鸡巴。

  “啊,华尔特,这感觉太棒了,”她狂喘着,“你又干……妈妈了,宝贝,呜……干妈妈,干你的爱人,干你妈妈骚痒难当的肉洞!”她提起大腿,把它放在了他的肩膊上,大张着双腿,好让他的鸡巴抽送着。

  她的儿子开始干了起来,他跪在床上,用双手支撑着体重,有节奏地插着她紧紧的小穴,把他的肉棒不停地进出于她肉洞之间。

  “干我,干我的穴!”贝蒂大叫着,她迎凑着他的冲刺,在她儿子每次深深地插入时,一对巨乳猛烈地跳跃。

  “呜……噢,他妈的,华尔特,你的鸡巴好大,用力地干妈妈,用力……宝贝,再大力一点!插爆我的穴。”华尔特狂吟着,猛攻着他妈妈紧缩的小穴。

  这就是她生他的地方;她的肉穴实在是太紧了,夹得他的鸡巴好舒服,甚至比几分钟前干得那女孩的还要紧。

  现在他的鸡巴已全根尽没地插进了妈妈那粘呼呼的信道之中,甚至连睾丸也要送进穴内。贝蒂被他的大鸡巴插得非常地快活,它插满了她的小穴,甚至也挺进了子宫。

  她淫欲的儿子在上面猛挺着屁股,在她稍粘的阴道中如鱼得水般自在逍遥进出。

  “你喜欢我这样干你吗,妈妈?”他低呼着。

  “你想要我干得更重一点吗?……妈妈?你喜欢我这样干你又紧又多汁的蜜穴吗?”

  “是的,宝贝。”贝蒂尖叫着,狂暴地顶着屁股,吞吃着那根巨炮。

  “干妈妈,宝贝,妈妈的穴很多水!呜……用力,宝贝,用力地干!噢,干吧,噢,该死的,妈妈要泄了!”华尔特压狂叫的妈妈身上,死命地用胸膛磨着她的奶子,然后他挺动得更快了。

  如拉锯般来回抽动的鸡巴,甚至要刺穿她的子宫。

  贝蒂在他的身下狂摇着,不停地把头摆向两边,被自己儿子大鸡巴干得不成人形的她已经陷入了迷乱的境界。

  “妈妈要泄了!”她呐喊着,几乎是大喊出来。

  “用力,华尔特!呜!干妈妈,干你下流无耻的妈妈!我来了,要泄了!”她阴道在高潮中狂乱地痉挛着,喷涌而出的爱液没头没脑地洒向华尔特的男根,绞动得他的阳具有点酸痛起来。

  华尔特越干越凶,狠狠地把鸡巴钻入她阴户深处。

  高潮大约待续了一分钟,然后它过去了,华尔特仍旧猛挺着男根,他仍然没有射出来,而且也没有一点要射出的迹象。

  意识到这一点,贝蒂想着她或许可以把他的精液吸出来。

  “拿……出来,华尔特,”贝蒂为着自己的想法而羞愧万分。

  “求你了,不要再干妈妈的穴了。”

  “我要射出来,”华尔特不满的咕噜。

  “我知道,我……我想要去吃它……求你了,华尔特,妈妈非常想吃你的鸡巴。”华尔特停止了抽动,他笑着看了看她,然后从她阴户中抽出了还在发威的阳具,站了起来等待着妈妈跪在他面前。

  贝蒂跪在他的面前,跪在她儿子面前让她觉得自己就象一条淫荡的母狗,她把男根吞入嘴中,大口大口地吞进。

  “好好地舔我的鸡巴,妈妈……”贝蒂非常喜欢这根在她眼前脉动的男根,她用手在根部握住了它,让它立起来,然后她含进了龟头舔吃着。

  这感觉非常的好,尤其上面粘满了两个的淫汁。

  贝蒂欢快地吃着鸡巴,她用舌头粘在马眼上舔吃那流出来的体液。

  龟头已经是相当地肿涨,精液随时都会喷发出来,就在贝蒂想着她儿子的精液的味道及他可能会用精液来为她洗礼时,她的小穴又在隐隐发痒。

  “噢,你喜欢吃我的鸡巴,对吗,妈妈?”贝蒂没有应答,她只是努力地吃着鸡巴,舔吃的声响渐渐地大了起来,充斥着整个房间。

  鸡巴变得更硬了,在她的嘴里跳动着,贝蒂的左手伸到了双腿之间,爱抚着自己的肉洞。

  毫不知耻的她边舔吃硬绑绑的鸡巴,边揉自己的阴穴。

  嘴快要撑爆了,就在她想尽力收服她儿子的鸡巴时,贝蒂猛扭着头。

  一丝金发垂下来落到了她的肩膊上,她加快地舔吃的动作,用力握紧了男根的基部,她更猛烈地套动,同时右手也大力地挤压着。

  “要射了。”华尔特低呼着。

  他用双手猛按着她的头,向前猛力一顶,把鸡巴再送入半寸。

  “吃它,妈妈,用力地吃!呜!你吃得太好了,妈妈!噢,干,要射了!”大鸡巴猛烈地抽搐着,将大量的精液洒入了母亲那热爱精液的咽喉。贝蒂兴奋地舔吃着儿子的巨炮,品尝着他新鲜精液的味道。一次又一次,白色的粘液冲出龟头,击中了她的扁桃体,灌入了喉咙之中。

  贝蒂无耻地更用力挤压和舔吸那喷出的巨炮,想要让腹中充满他的精浆。最终,他的阳具停止的发射,贝蒂从口中吐出那湿湿的鸡巴,并盯着他的龟头喘息不已民。现在是完全堕落,她不能压抑过去那想要舔吃自己儿子鸡巴并和他干的愿望。

  如果她和他走得近的话,这一切都将变得极为危险。

  现在她已经发现了一根迟在眼前的大鸡巴,就是她的儿子。

  “你是……你是个坏胚子,华尔特……”贝蒂低声道,依然用心地舔着他的马眼。“你是个连妈妈也干的坏胚子,难道你让妈妈吃你的鸡巴,都不觉得羞耻吗?”

  “一点也不。”

  “我……我敢说,你一定也想干妈妈的小屁眼,是吗?这就是你,当你手淫时,你总是幻想着干我的小屁眼,宝贝,你的鸡巴想要做些什么呢?”华尔特仅是笑笑,他的鸡巴已经再度硬了起来。

  贝蒂摇摆着站了起来,干屁眼的想法让她非常矛盾,但是那满是皱纹的后庭已经在渴望着阳具的插入。

  这是因为贝蒂生了一个非常敏感,常常发痒的屁眼,无论何时她的肉洞变湿了,屁眼也一定会热热的痒痒的。

  “你最好从浴室里拿些凡士林来,华尔特,我想如果我不让你干屁眼,你大根也不能克制你的欲望。”华尔特走向了浴室,贝蒂则拿了一个枕头放在小腹上垫高屁股。

  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她也知道她非常想儿子来干屁眼。

  羞耻的她抬起了圆圆的屁股,分得开开的,把那粉红色的屁眼呈现在她儿子眼前。

  华尔特返回了卧室,发现了他的母亲四肢着地,屁股拱得高高的,同时也把两片臀肉扒开了。

  他笑了笑,爬了过去。

  贝蒂知道他来到了后面,打开了装凡士林的罐子,她期待着他把润滑油涂遍她整个屁股。

  “把你的手指伸进去,华尔特,让妈妈的小屁眼也变得更润滑一点。”华尔特照她的要求办了,伸出手指,插进了他母亲的直肠中。

  贝蒂呻吟起来,让他用手干着她紧紧的骚痒的屁眼。

  然后就是把润滑油涂在她儿子的鸡巴上。

  “够了,华尔特,现在你可以干妈妈的屁眼了,快点,宝贝,狠狠地干妈妈的屁眼吧,不必留情!”华尔特靠近了赤裸的母亲,把他的大龟头瞄准了她非常有弹性的菊花蕾。

  当贝蒂感觉到那入侵的大阳具劈开她的直肠,象要撑爆她火热的屁眼时,她发出了幸福的呻吟。

  自从她上一次被干屁眼已经是非常久的事了。贝蒂的屁眼像是在欢迎着华尔特的鸡巴进入似的,紧紧地缠着那粗粗的茎身。

  贝蒂咬了咬牙,压下了她的屁眼在吞入他鸡巴时的痛感。

  然后她开始扭动着,帮助着她儿子把每一寸鸡巴都插过她这个紧狭的洞里。

  “干妈妈,干妈妈的屁眼!”她哀求着。

  贝蒂放松了臀肉,不再需要挣开它们了。

  她的手从下腹滑下,探入双腿之间,她就用力地刺激着阴蒂。

  “干妈妈的屁眼,华尔特!”她喘息着,“深一点,宝贝,用力地插,噢,干,噢,狗屎,狠狠地插妈妈的屁眼!”华尔特压在她的身上,用巨炮插着她那涂满了凡士林的屁眼。

  全根尽没,就在他的茎身被她屁眼内难以形容的直肠包围时,鸡巴在猛烈地跳动着。贝蒂开始用力地摇毒害,毫不知耻的她大叫着用紧缩的屁眼套弄着他的鸡巴。

  他也努力地配合着,加快地速度,在妈妈的小屁眼里进进出出。

  “干我的屁眼,干我这发痒的屁眼!”贝蒂请求着。

  她的手指也猛揉着阴户,同时用屁眼刺激着鸡巴。

  “呜……妈妈的屁眼在发痒,宝贝,要用力地干!噢,天杀的,请用力干,噢,亲爱的,全力地插妈妈的屁眼!”华尔特照他妈妈的要求做了,用力地干着她的屁眼。

  巨炮变得更竖硬了,贝蒂知道她的儿子就快要用精液来灌溉她的直肠了。

  高潮在她体内爆发,爱液打湿了她的手指,同步的,她的屁眼也强烈地挤压着华尔特的超极大炮。

  贝蒂喜悦地尖叫,激烈地扭着摇着。

  “干我的屁眼,干妈妈发痒的屁眼!”她喊了出来,“我的屁眼要泄了,华尔特!干它,用力地干吧!我……来……了!”华尔特筋疲力尽地倒地她的身上,他的鸡巴在直肠内猛烈地喷发了,大量的精液涌出了睾丸,从龟头处射了出来,洒完了他母亲的屁眼,让她的直肠内形成了精液的海洋。

  淫欲的裸母用力地夹紧巨炮,让它射光所有的储备在她的屁眼中。

  她想着华尔特对她身体渴望的事。

  在几个小时以后,贝蒂步进了自己卧室,并尝试去忽略阴户内又酸又湿的感觉,她在想着怎样才能切断她和儿子间乱伦的联系。

  她应该让他看一个学生顾问,对了,就是这样,一个顾问可以帮助他解决无法控制性欲的问题。

  贝蒂走到了她的桌边,拿出了地址簿翻着。

  她并不认为自己的肉欲才是造成儿子干她的事实,她只是把一切都推到他身上。

  玛格莉特。凯琳,她是一个临床医学家,贝蒂曾经听说过她是玛格莉特。凯琳偶尔也会到华尔特的学校来诊病。

  玛格莉特大概也是一个母亲,拥有一个成长中的儿子。

  学校的记录中就如同贝蒂所想象的一般。

  她得尽快地让华尔特去看玛格莉特。凯琳,去讨论解决这种喜欢舔及干自己母亲的病态欲望。